依雪瞳安

【MHA/胜出】槲寄生

  • 迟到的出久生贺(今天,啊不昨天发生了许多很不寻常的事,比如有了血光之灾

  • 十杰梗(告诉平叔我爱他!

  • 本来想写他俩更多的互动的结果,,,算了就那样吧这样也挺好。

  • 建议百度一下槲寄生,会有小彩蛋(你不就是想说明他俩是寄生关系离不开彼此又发现在文章中表现不出来嘛,,,

  • 对一个有意境没文笔的人来说不会画画是多么的痛苦(连火柴人都画不好的某手残,手动再见


传说这个国家曾有驯服过龙的骑士,他聪慧又英勇,温和又强大。他头发的颜色像冬日的槲寄生,给人带来爱与温暖。

他沉睡在离王国最远的枯木森林处,那里没有一丝阳光,没有一丝生机。

没有人敢接近那里,他的龙一直守护在他身边。

这个骑士身上迷雾团团,他从不会衰老,受伤之后也会自动痊愈,最主要的是,他拥有龙。

那个龙时常化作少年模样,凶狠恶煞,面似修罗。但他即使有天大的怨气,也不会离开骑士十步远。

骑士为报答国王知遇之恩,每当敌军来袭时他都会带着他的龙冲在最前锋。他那槲寄生色的头发总是带给战士们希望,给了他们求胜的信念。

小小的国家越扩越大,国王的野心也越来越大。当他把其他的国家全部吞并,变成这世上唯一的国王时,他把骑士叫到了面前。

年轻的骑士看向已双鬓微白的国王,我还能为您做什么呢?您已经成为了最高的统治者。

我亲爱的骑士,你还可以为我做最后一件事,国王微微一笑,回答了他的疑问。

为我去死吧。

骑士被污蔑为带着诅咒而生的怪物:他不老不死,身边有恶龙相伴,他的头发呈现与常人不同的颜色,他会带给国家灾难。

不明真相的人民哀嚎着。他们讨伐着骑士,控诉恶龙毁坏了他们的房屋,土地与家人。

骑士被处以火刑。他毫无怨言地坐在监狱,等待众人的讨伐。

他的龙早在十几年前与他置气,跑到自己的洞穴里睡觉了。

处决的地点是王都的广场,那天阴云密布。骑士被绑在火种上方,抬头望了望天空。

有人点燃了火把。火光之中,一条巨大的龙突然从天空出现,长鸣一声,带走了它的骑士。

这就是你想守护的人类?!他们弱小贪婪,永远不知满足!

恶龙不停在责骂骑士,而它背上的人却根本听不见。

传闻他们停留在那片枯木森林的中心,那里并不阴森可怕,没有生机;相反,那里有大片大片的花果树木,以及,槲寄生。

龙就伏在沉睡的少年旁,等待着他的骑士醒来。

国王换了一代又一代,国家分了又合合了又分。世人已经渐渐忘记那个有着软绿色头发的骑士,也忘记那个危险的恶龙。

他们只是不能明白,以前有一个打败了所有领国,有着显赫战功甚至成为了最高统治者的国王,有一天他的皇宫突然崩塌,他本人也不知所踪。

沉睡在森林深处的骑士要多久才能醒来呢?这恐怕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吧。

说书人饶有兴致地对两个外来人士述说着这个国家古老而神奇的传说,即使被旁边的人暴躁地打断了三次也没有放弃这个话题。

他注意到旁边那个好言相劝的少年,他的头发有着槲寄生般的颜色。


【MHA/胜出】红线 02

  • 你们还记得这篇文吗(我表示自己都快忘记自己以前写了啥了

  • 依旧OOC到放飞自我

  • lofter的排版我已经不想管它了= =

  • 大概再写一两章就会完结?(如果我还能记得写的话


英雄人偶已经昏迷两天了。据当事人汇报,人偶在出任务时不小心被敌人袭击,应该是中了个性。他现在躺在医院,心跳,脉搏,呼吸,一切正常。

但他完全没有要醒来的迹象,如一个睡美人一样安静的躺在病床上,等待着他的王子来吻醒他……

当然这是不存在的,他只等来了凶狠恶煞的幼驯染……

这间病房的气氛格外沉重,倒不是这位No.1的英雄需要静养什么的——老实说就现在这种情况医院被炸了他都不会眨一下眼睛,而是一直都黑着脸坐在他旁边的人的气势太过吓人,让所有靠近这个病房的人都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就连医生叮嘱绿谷的注意事项都是站在门外扒着病房门,以便一不小心惹火爆豪好弃门而逃。而那个导致绿谷昏睡不醒的可怜敌人已经被这位位于No.2的英雄炸的连亲妈都认不出了……

喂你还是英雄吗,怎么看都是你更恐怖一些啊!

在现场目睹了全程的吃瓜观众表示自己以后坚决不惹爆豪。

虽说那位敌人是有点小聪明有想要暗算人偶的打算,但那种程度在平常的人偶看来仅转转脑子就能躲开。问题是那天恰好不是平常的人偶。

在人偶受难现场的知情人都知道那一整天人偶都不在状态,连很多基本的常识都弄混淆了,有人建议让他回去休息也被他一口回绝,才造成了接下来的惨案。

让人偶那天心神不宁的罪魁祸首此刻正在病床旁磨牙……

作为绿谷的男友,准确说是他的前男友——他们已经分手四天了,爆豪觉得自己是有病才坐在绿谷旁看他睡着的蠢脸,反正他已经从那个可怜的施个性者口中逼问出他的个性来:制造幻境。那种没用的个性废久应该很快就会找到解决方案的。

废久那家伙估计醒来就会找自己复合吧,说不定他已经忘记他们其实分手了,反正那也是自己说过的气话……爆豪想到这里,才心情稍霁,没事人一样继续去工作了。

但爆豪的如意算盘打错了,他没有想到,绿谷出久昏睡了五天,依旧没有醒来。

他开始慌了。

那个施个性者又被他炸的惨不忍睹,但还是抛下一句让他更加惶恐不安的话:只要当事人没有意识到那是个幻境,或者根本不想出来,这个个性就会一直持续下去,没有办法强制解除。

意思是只要废久不想离开那个幻境,他就永远不会醒来?

开什么玩笑!

区区一个幻境,竟能困住废久那么长时间?!

他究竟看到了什么鬼东西?!

在爆豪因愤怒炸了病房两次后,院长终于忍不住去控诉了这位英雄,警告他再弄出声响来他们就请人把他轰走。虽说人偶现在昏睡听不到任何声音,但隔壁病房的病人已经快受不住了。

爆豪不得不停止他那泄愤的行为,脸色发黑地坐在病床旁,继续降低整个病房的气氛。现在没人敢接近这个病房,远远地都能看到这个病房周围有黑色的气体环绕。

路人:我一定是瞎了才看到了爆心地的怨气实体化……

爆豪胜己已经两天没去工作了。因他在工作中展现的戾气太过明显,以至于他去救援工作时灾民一致把他当做什么危险人物不敢靠近,个别几个胆大的也被他充满怨气的问答弄得心惊胆颤。更惨的是,被他抓到的敌人也被折磨的要死不活。

事务所的人都清楚,爆心地如此反常跟在医院昏睡不起的人偶有很大关系。就算他们不知道这两位英雄在秘密交往(实际上他们已经分手几天了),也知道他们的关系非同寻常。至少人偶在的时候会为他们分担爆心地一半以上的怒火。

而现在那位能分担怒火的人正躺在医院里,他们这边还在提防爆心地的不定时爆破……

最后上司大笔一挥,允许爆心地在人偶醒来之前休息,不用来工作,且是带薪休假。

于是无所事事的爆豪只好坐在病房的看护椅上干瞪着绿谷。

自雄英毕业后,确定了关系的两人便住在一起了。双方都很忙,很少有两个人同时休假的时候,但爆豪每次比绿谷晚回家时,总能看到在沙发上睡着的绿谷。即使他回家时绿谷不在,他也能感受到绿谷在家里的痕迹。比如桌上留下的便条,厨房里精心包好、色相并不好的饭菜,卧室里匆忙换下没有来得及收拾的衣服……

可现在爆豪回到那个家,就如同进入的一口死气沉沉的棺材里,心情没由来的烦躁,想要把一切都毁于一旦。

这该死的医院气氛也是一模一样。

他越看绿谷越觉得那张脸简直蠢得无可救药,恨不得往上轰几个爆破,自己为什么非要过来给他当苦工,那书呆子还闭着眼睛挺安详的balabalabala……

他们已经分手了,爆豪提的。

那天他火气特别大,无论绿谷说什么他都觉得很烦躁,无奈绿谷也是个犟脾气,非要和他在一个问题上纠结半天。他索性提出分手。这种事情在他们之间其实发生的挺频繁,一般绿谷都会过两天等他脾气下去了再找他请求原谅,有时是打着哈哈直接忽略过去。这看起来非常委屈绿谷的行为其实是绿谷给他台阶下,因为他实在拉不下面子去找绿谷道歉——哪怕他心里早已经悔得肠子都青了。

他那强的要死的自尊心即使是面对恋人,都不会让他低一次头。

好在他的恋人是绿谷,是足够照顾他内心的幼驯染。每次当他提出分手后,绿谷都会来找他复合,而他也因自己对绿谷的愧疚,那几天对他格外的温柔和谨慎。

但理解不能代表不受伤。爆豪也知道吵完架后绿谷的心情会格外的低落,但他站在绿谷旁边,却一句安慰他的话都说不出口。最后只能等到绿谷过来道歉时,他才能暗暗松一口气,并且尽可能的对他好。

但这次,他没有等到绿谷。在他发完火的第二天,绿谷就中了个性,他慌忙赶到医院,只看到了昏迷不醒的绿谷。

他坐在绿谷旁,心情越来越烦躁。他无法忍受这死一般的安静,干净到无灰尘的房间,和躺在床上仅剩呼吸声的人。他每多呆一秒,想炸了这个房间的冲动就多一分。

他知道在他的内心深处,依旧渴望着面前的这个人在下一秒睁开眼睛,轻轻唤他“小胜”。

爆豪胜己深知,自己无法离开绿谷出久。

这个呆子在做什么梦?那个梦境那么美好,美好到他到现在都不肯醒来?

他梦到了谁?

大饼脸?

一半一半的阴阳脸混蛋?

或是,在那个幻境里对他很温柔很体贴的自己?

爆豪想到最后,几乎咬碎了自己的牙。他的手紧紧抓着床单,想象那是绿谷幻境里的爱人,硬生生忍下了自己想要炸掉病房的欲望。

那是他的废久!别人,哪怕是废久心中的爆豪胜己,都别想从他手中夺走废久!

爆豪不可能不嫉妒,他无法温柔地对待绿谷,不会温和地同他讲话,甚至连吵架后一句笨拙的安慰也做不到。爆豪深知自己是如此差劲,但他依旧舍不得把绿谷让给别人。

那是我的废久,凭什么要给你们!

爆豪狠狠地咬上绿谷右手的小指,但被咬的人依旧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安静的躺在床上。

这是绿谷出久昏迷的第五天。

Tbc

 

小剧场2  依旧是缠满红线的爆豪

爆豪发现自己的爆破对那些红线根本没用后,一脸烦躁的洗漱吃饭被老太婆轰出门。爆豪太太不能理解为什么自家儿子今天一大早在卧室搞爆破,那小子,思春期到了?

爆豪黑着脸在路上走着,虽说红线并不碍着他走路,但看着身上一堆线就是没由来的火大,线还是红色的……

一路不爽的走到学校,因他早上爆破花了点时间,导致他成了最后一个进教室的人。一进教室,全班看看他周围阴沉的气氛,默默远离他。

只有他永远不怕死的幼驯染一脸担忧的凑上来:“小胜你怎么了脸色好差……”

爆豪愣愣看着自己身上的红色迅速缠上绿谷,并在绿谷身上很有技术含量的…玩起了捆绑PLAY,还不忘在绿谷头顶上扎个蝴蝶结….

正值思春期的少年爆豪胜己血气上涌:“(╬◣д◢) (╬◣д◢) (╬◣д◢)BOOM!!!!”

绿谷:“哎哎哎哎哎小胜你为什么要炸我QQQQQQQQQQAQ???”

委屈.jpg

小剧场3

某无良作者:哎你说一个制造幻境,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小喽啰敌人就放倒了未来No.1的英雄,不知道敌联盟怎么想啊……

死柄木:……

死柄木:滚

小剧场4

小天使:消太老师不是可以解除个性吗?

消太:我干眼症啊,个性不能长时间发动的,不干

咔酱:只让他醒一分钟就好我炸死他(咬牙切齿)

小天使:反对家暴QAQ

Tbc…?


终于把这一章给弄出来了,老实说咔酱的性格我真的是不好把握啊,那种死要面子自尊心又强的死倔脾气.........emmmmmm(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

最近一直想约人看大护法,终于我的一个闺蜜耐不住我死缠烂打答应我去看了,昨晚一个兴奋开始码字,今天码完了就可以去看电影了哈哈哈哈哈

我常年在恐怖圈里混的基友看我的这前一篇文说怎么感觉跟伊藤润二的某篇漫画有点像,导致我现在都不能好好直视我的第一篇了,我写的是耽美向不是恐怖向的啊,她还跟我吐槽要不要用她做的噩梦当素材......我的内心毫无波澜只是有点想掀桌.jpg

所以咔酱的英雄名叫什么,某二货爆心地爆地心傻傻分不清,恩,直觉前者是对的

后续这种东西,会有的......

悄咪咪求评论


[MHA/胜出]红线

  • 第一次码字,算是新手上路(以前都是在本子上暗暗花痴

  • OOC到放飞自我

  • 排版是什么那种东西可以吃吗(哭唧唧

  • 大概会有后续......?


       绿谷出久醒来时,第一眼就看到了自己身上的红线。他第一反应就是自己中了什么奇怪的个性,但他将自己近一个星期来乃至一个月来的所作所为放在心里走马灯似过了一遍后,实在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行动。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任命的摆了摆自己的手臂。

       顺便一提,这些红线是缠在绿谷出久身上的,要不是这些线足够松散以及绿谷还能清晰地意识到这是自己的房间,他不难会想到自己被敌联盟给绑票了。

       在他摆动他的胳膊时,红线很贴心的避开了,并很贴心地把他的衣服顺了过来。

       还有这种操作???绿谷出久对这些红线的善解人意表示震惊,不过他快没有时间了,再不穿衣洗漱上学就要来不及了。

       他急忙穿好衣服冲入洗手间,准备去了学校之后让欧鲁迈特或者治疗女神看一下这些红线。但他漱口时,他又一次震惊了。

       镜子里的他身上没有红线。

       他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红线很亲昵地缠着他,并有意图给他扎个蝴蝶结。

       绿谷出久感到整个人都不好了。他觉得自己一定是中了奇怪的个性,而且这个性的设定还是仅自己可见……就是说他还要自己找解决方案……

       问题是他连自己怎么中的个性都不知道啊!

       绿谷出久欲哭无泪地出门了。

       走路上时他发现,虽然这些红线是附在他身上的,但完全没有影响他走路。而且看这红线数量,绿谷想如果自己会织东西的话,他现在完全可以用打针把这些红线织成一只小红鸟挂自己书包上。

       所以自己到底什么时候中的这个奇怪的个性啊…...

       他来到教室后,不出意外的发现自己的前桌又没有来。

       说起他这个前桌,绿谷出久已经很久没看到他来教室了,久到他对这个人的印象都浅浅的,记忆中仅存一个虚像。

       据说他这个前桌有着相当厉害的个性,在入学考试中获得了第一,在雄英运动会上也是位居第一位……但他已经很久没来上课了。绿谷出久甚至能看到前面的桌子上有一层薄薄的灰。他直觉自己对这么惹人上心的人不可能只有这么淡的记忆,但他能回忆起的只有那么多。就像是有人刻意把这些像人物介绍一样的说明硬塞进他的脑海。

       直觉他前面的人应该是一个脾气不怎么好的人,或者应该说脾气相当臭,如果和他交流肯定不会好好说话;也不会好好的叫人名字,总喜欢起奇奇怪怪的外号;每次传东西过来时也不会回头看一下自己能否接住……

       自己应该是他最讨厌的类型,他来上学的时候应该经常对他发火,还炸他……

       这种近乎真实的想法把绿谷出久吓了一跳,直觉他应该不会和这种微妙的优等生扯上什么关系。浑浑噩噩结束了上午的课程,绿谷和饭田他们一起去了食堂点餐。

       他还在想自己前桌的事情。不知为什么,他总感觉有种违和感。还有从早上就缠在他身上的红线到现在依旧没有要消失的迹象,安静地附在他身上。

       没有再扎蝴蝶结真是谢天谢地了…..虽然不会被看到但还是会觉得羞耻的绿谷出久由衷的想到。

       他想这些事太入迷了,以至于饭田在他耳边喊他半天他都无动于衷。当他咽下第一口饭时,他终于回过神来。

     “呃…”他明显呛到,一脸懵逼地看着自己面前的辛辣咖喱。

       我的猪排饭呢???绿谷的内心受到了巨大冲击,感觉整个人都不能好好吃饭了。

       而且这咖喱,不是一般的辣!接过饭田递来的水的绿谷都快哭了。

      “你没事吧,我看你点了不常吃的咖喱,还是巨辣的那种,有点担心,但喊你你也一直没反应……”饭田越说越激动越正义凛然(?),放下碗直接上肢体动作。

     “呃…应该没事吧。”绿谷默默咽下那份咖喱,心想自己这是某种程度上的自作自受,不过那咖喱他不想再吃第二遍。

       如果是他前桌那个人,应该会很喜欢吃辛辣的东西吧、他突然没头没尾地想到。

       自己应该是魔怔了。他最后总结。

       晚上放学的时候,绿谷发现自己身上的红线仅增不减。而且他还发现了一个很没有用的细节:那些红线的一个线头绑在自己右手的小指上。

       他曾想顺着小指的线一直找下去,找到这些红线的另一个线头,但工作量太大,他选择放弃,任由这些线在他身上乱窜。

        旁边的丽日看不下去了:“小久同学你今天到底怎么了?怎么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的,中午也点错了餐…”

        绿谷想了想,还是将心里的疑问问了出来:“那个,丽日同学,我前面的那个人…是谁?”

      “哎?”丽日有点惊讶,“你忘了吗,那是……”

       红线的数量突然剧增,层层包裹着绿谷,入眼一片夺目的红。绿谷突然想到,那个人应该有着皓红色的眼眸和桀骜不驯的狂笑,还有一张根本不像英雄的恶人脸。

       可那个人,是谁来着?

       绿谷出久最终还是失去了意识。

Tbc.

 

 

小剧场  假如爆豪中了这个缠红线的个性

    爆豪醒来,发现自己身上缠了很多红线。

    爆豪:(╬◣д◢) (╬◣д◢) (╬◣д◢)BOOM!!!!

    红线,卒。

Tbc…?


lofter的排版让我想哭,打空格打到死结果发现预览并不怎么好看(已死


幼驯染他们超级可爱,原地爆炸!!螺旋升天!!只恨自己不会画画,用笔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可爱!!

下一章爆豪就出来啦,如果我还能记得写的话......

最后还想说,他们超级好啊啊啊啊啊(曾安利给同学,但因面容太痴汉导致同学拒看小英雄,她会后悔的!!!←错误的安利方式

悄咪咪求评论